国际翰林艺术网
收藏本站
 
名家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10:00-17:00
联系我们

电  话:010-58435188

市场部:hanlin5188@126.com

编辑部:hanlin@gjhlys.com

办公室:dongfang@gjhlys.com

网站二维码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名家鉴赏
恭福高
产品详情

恭福高艺术简历

1939年生,云南昆明人,字乐竹,别暑师竹斋。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云南分会会员;天津艺术教育进修学院特聘教委委员;书画指导教师;沈阳艺海拍卖中心一级书画师;中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家协会北京艺术工作室;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保真交易网会员;联合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当代文人画家代表之一。

1956年就读于西南美专;1979年到县文化馆工作;1985年创办美术职业班为高等美术院校培养后备人材;1990年病退。2002年又重操旧业;作品曾多次在省、市、国家级刊物发表多次,收藏及载入大典多部。2008年作品被奥运会收藏。

作品图片及诗作、文章查阅请登陆:

(一)   请登陆新浪乐竹轩博客及百度辞条

(二)   、http://www.nnamoc.org/artist/gongfugao/index.htm(中国网络美术馆)。

(三)   私享艺术网恭福高个人艺术授权网

(四)   国际翰林艺术网

手    机:15687413638

地    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北路麒苑6幢3单元102室

云南省会泽县公安小区9栋















       梅花精神傲骨人生

  素有花魁之称的梅花,色、香、韵、姿俱佳。梅花精神更为历代文人雅士所钟爱,他们或以其寄情,或以其言志,或以其喻美,人人争做傲骨人。

  南宋诗人陆游是一位酷爱梅花的诗人。在陆游的诗集中,咏梅的诗词就有100多首。诗人对于“气节最高坚”的梅花爱慕之至:“小亭终日倚阑杆,树树梅花看到残。”他甚至恨不得自己:“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后人把陆游爱梅与屈原爱兰、陶潜爱菊相提并论,成为文坛佳话。

  近代金石书画艺术大师吴昌硕爱梅成癖,在江浙一带传为美谈。他曾题梅画诗云:“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在谢世前一年的春天,已是84岁高龄的他,还偕同其子吴东迈等人,手持木杖去杭州超山赏梅,并表示要永居超山梅林之中。逝世后,他的亲属遵照吴大师的遗愿,将他的陵墓营建在超山。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姓梅,亦爱梅。取南宋词人姜夔咏梅名篇《疏影》中“苔枝缀玉”句,把自己在北京的居室取名为“缀玉轩”。“九、一八”事变后,梅先生迁沪,仍沿用此名。梅兰芳先生身居沦陷区,却不受威胁利诱,蓄须明志,以“缀玉轩”为阵地,绘画为生,所画多为红梅,疏枝红萼,迎风雪,迎风斗雪,借此表达自己的民族气节。

爱国民主老人陈叔通,一生为民族富强而奔走,生性淡泊,却嫉恶如仇。他不爱富丽华贵的牡丹,而偏爱疏影横斜的梅花。他说:“梅花品格最高,能耐寒,有骨气。”因爱梅,他便尽力搜求名人画梅真迹,先后收得百幅之多,于是名其斋曰:“百梅书屋”。每至寒冬飞雪之际,他便把画幅张挂于书房内,品赏吟哦,啸傲其间。

董必武十分爱花,他最喜欢梅花。他曾写下好几首赞美梅花的诗。1969年初,董老因病卧床休息了几天,他刚能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推窗观赏院内的几株梅花,见梅花傲雪吐艳盛开,他高兴极了,挥笔写下一诗:“今冬扶病又南来,飞见园中数树梅。原是枯枝新吐艳,好似花为老人开。”

余之不为名人,雅士乃为一介贫民,也酷爱梅花之,精神品格。爱梅如痴也。

偶有所感学写梅诗配画,寓情言志即曰:    

                       寒除梦

冬日暖暖除梦寒,暗香潜送绕屋樑。

           追映幽芳何处流,推窗满目梅正放。

                        独自开

荒原野梅独自开,  不与其艳同时来。

铁杆繁枝花四瓣,  傲骨凌霜性不改。

                       即了然

除旧迎新人相忙,  丹青为我抒怀肠。

老妻便道年何过?  洗瓶插梅即了然。

                      登楼阁

作诗写文两年多,  黑白纵横被冷落。

感应梅兄天生韵,  挥毫泼墨登楼阁。

                      是吾师

老杆盘空碧玉枝,  天机浩荡是吾师。

热肠冷酒杯独饮,  满目梅影谁能知。

                      肺腑香

百花头上品无双,  三友图中拂罗榥。

墙外竹头三分白,  勾引春情肺腑香。

                      都欠她

不俗东风一枝花,  傲骨清气不自夸。

胭脂抹尽嫌不够,  年年画梅都欠她。

             

新华章

翠条无力引风长,  点缀银花玉屑香。

梅兄勾得春情动,  畅写盛世新华章。

无奈何

雪花飘落似白鹅,暗香横斜无奈何。

人尽鸟绝空空也,要赏梅花对我说。

念故人

雪落纷纷城外城,销雪赏梅念故人。

故人可知君思否?明年赏梅又何人!

轮  回

我为花落惜,花为我籍情。

来年花复妍,等盼也温馨。

无奈何

雪花飘落似白鹅,暗香横斜无奈何。

人尽鸟绝空空也,要赏梅花对我说。

   

曹溪寺重游二则

古寺深山隐,钟声扬佛音。

敲醒常梦人,佛门三皈依。

茶花似玛瑙,元梅解悟心。

了了久夙愿,乾坤气更清。

在梦中

曹溪佛寺泉涌涌,松柏苍天绿茸茸。

半醒半醉画三日,宫粉花笑在梦中。

腊梅 千万点

凌风疏影冰雪魂,日照疑融月黄昏。

余香入梦嫌红艳,腊泪成行千万点。

待良人

恋蝶蝙蝙净婉身,花香室雅待良人。

浮云空名烟云过,梅香入梦竹影横。

除夕夜思

五更一响二岁分,迎春接福同庆欢。

雨怀折梅邮馆寄,落月屋梁思纵横。

人难见

疏影横窗绕屋香,一阵春思清梦乡。

赏梅寻人人难见,唯有笛声动夕阳。

以上是我对梅花精神,傲骨人生的一点感悟成诗数首以表言志。

平民百姓的傲骨人生又是什么呢?他们是平常,平淡。平常到没有人去写他们,平淡到他们认为值不得去颂,该做的!笔者曾经写过一篇短文提到过;这人物是一个普通的女性,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她有着东方女性的美德,心底善良,大度宽容,对工作、事业兢兢业业、克勤克俭,不计得失,任劳任怨,忍辱负重,更可贵的是在当今这种物欲横流的社会,竟然是一个不贪污,不受贿,不爱小便宜的人,在她身上找到的是一身俭朴而干练的精神状态,然而又藏着一种不卑不亢,傲岸不驯的女强人风度气质,可生活中她又是那么慈颜可亲,年过花甲的她还在不知疲倦地埋头苦干,可谁又知道她年年是先进工作者,曾获1995年第476文,授于全国质量技术检验监督工作先进个人呢?一个普普通通的党员,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女工程师,一个人生五味不言说暗泪辛酸东流去;一个朝衣不着爱平淡,不求功名何其位,只为情漓泻秋声的她,是那么淡然、平静。遗憾的是我不是诗人,没有能力把她的高尚品质写出来,发现得太晚了,感到欣慰的是让我对这些默默无闻、实实在在的党员,最低层的党员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仿佛距离拉进了许多。再多些这样优秀的党员,少一些蛀虫,我们的党就更有生命力了。                                            

各其道(观兰花展)

山茅出兰辛,溢幽在谷里。

闹市高官居,绔子胡同遇。

人生各其道,命运可不一。

高官浮云逝,哪如一草民。

铁铮铮

两袖清风拂世尘,一身傲骨铁铮铮。

朝衣不着爱平淡,月貌溶溶清净身。

不求功名何其位,只为情漓泻秋声。

奉公行 二则(不塌斜)

头顶国徽执天平,增减凭纽压昂低。

方圆规矩双肩扛,确保广厦不塌斜。

心底明

铁面无私奉公行,胸怀正义不留情。

不失方圆成规矩,光明大道心底明。

生云烟

曲曲流水潺潺声,晨光初照生云烟。

落花流水依旧去,排腐除污且莫闲。

我就是用这种诗的形式来写平民百姓的梅花傲骨人生。

恭福高写于中秋


梅竹赋梦  情怀诗咏

——恭福高题画诗赏析

  恭老爱梅花,欣赏梅花,折服于梅花挺拔刚毅的品格,已画了几十年梅花,几乎达到痴迷的程度。其作于一九七九年的《梅石图》,此图写梅花、奇石。枝干劲挺如铁,盘曲生姿,胭红的梅花似龙舞动,一派生机盎然的气势。画红梅以胭脂点染,笔随心出,有如自然天成,深墨色点花蕊,夺目醒脑。以浓墨画枝干,力透纸背,花与干红黑分明,和谐统一,于艳丽中见高雅。山石以焦墨、宿墨法写成,略带古意。此画构图笔简意赅,疏影潇洒,枝不太繁,花不太密,寥寥数笔,气清神腴。正如画上的题诗:

红云绛雪淡梳妆,冰肌玉骨疏影斜。

孤山处士为诗寻,红萼仙人知早春。

此诗抒写诗人绘画意图。隆冬腊月的早上,天上红云绛雪,石上无苔,这里虽然谈不上春天那样水灵娟秀,却有光泽鲜亮之感。你看,寒冷中的空气十分清新,奇石旁边直立两枝俏丽的梅花,傲然含笑,昂扬报春。梅花在寒冷中为春的灿烂铺垫,让春的气息在她的绽放中弥漫,又自喻处士观花寻诗魂。在这里,突出梅花天生丽质、凌寒怒放报新春的形象,赞扬了她不畏严寒的坚强个性和气质高雅的品格。

在当今快餐文化流行之时,恭老却坚持自己的信条,不追风,不赶潮流,常处于独往独来,独书斋的清冷孤寂困境里及炼狱中的煎熬。但其内心是活跃的,不断的学习苦练探索,拓宽吸取旁及绘画有关科学知识来充实丹青之理,生性喜欢明白二字,人人皆醉我独醒,且能空闲处空虚。在明白中糊涂,在糊涂中明白。且如《好法门》一诗:

             七十古稀又一春,三角逆转生混沌。

             分形几何自相似,整体局部变化观。

             简单复杂为范畴,艺溶科学好法门。

独特的思维,独特的视角,独特的人生经历将会铸就恭老,了却能做一个合格的画家之梦。近年多写红梅、绿梅、墨梅,且着意以魏碑笔意入画,色酣墨饱,冲淡平和,状物言情,别出创意。以多样性的笔法入画,画风雄浑苍劲。在二00六年春,所作《都欠她》上,写梅两枝,一红一白,挺立于画幅中,好像受到春雨的滋润,勃发生机,婉若美人伴高士。画上题诗:

不俗东风一枝花,傲骨清气不自夸。

胭脂抹尽嫌不够,年年画梅都欠她。

诗之古今佳构,必有诗眼,往往体现在一个动词上,该诗一个“欠”字隐意深远,“欠”是一种距离,距离产生出美;“欠”是一种感恩,感恩导人以善;“欠”是一种诚意,诚意本原于真。有此追求,艺焉不成。说到这个欠字,并非凭空而来,这里有一个有趣的过程:只因许久未画庸懒困绕缠身,忐忑不安,偶然有一天灵感突发,欲欲动笔展纸挥毫,顿时把梅的枝杆画完,要画花瓣时才发觉颜料干成硬块了,要想进城去买,来回要三个小时,又恐这份创作激情消失殆尽,无奈之下便把锡管撕开用笔和水沾颜料,反复揉抹看能否达到色彩的饱和度,不料效果欠佳,只好将右边的梅花用淡墨勾画,结果形成了红白相对照,在不经意之中巧得相得益彰之趣而风韵犹存。这就是“欠”的由来。

他爱竹画竹,故笔名乐竹,“乐而不乐,苦中作乐”。并将明代蒋最峰、梅花道人、清代郑板桥近代蒲华吴昌硕等集大家之长,而相兼相溶,综合取势。因竹之品格高节,刚直不阿。而自创新格,拒绝平庸,愤世嫉俗,不趋炎附势。尽写其风神,画山中野逸之竹,朴实无华。竹梢随笔撇写,劲挺有力,穿插呼应,颇显层次感,似乎风吹竹叶发出萧萧之声。用笔潇洒,气势纵横奔放,墨迹淋漓,气韵清绝,洋洋洒洒。正是八分竹里寻见地,留得三分风韵入画意,似竹非竹抒胸臆,空门净地藏清气的心映写照,并赋数首竹诗:                                                                

                         酒争功

                 清梦夜月唤,买向一林中。

                 知是醉初醒,芒角酒争功。

  师造化

             画中新篁二三根,偶得奇石来写真。

             胸无成竹何新意,白费灯油熬五更。

                          轴卷生

             竹林清气天地宽,惠风拽影轴卷生。

             悠悠新篁透往事,空门净地上人闲。

                           竹韵

             引风潇洒春满堂,静翠琼叶月生凉。

             体柔影与人俱廋,离离千个碧乍长。

                         

                       节高姿

  非草非木耐寒湿,四时不改节高姿。

             竹中虚白萧笛凿,此君何可一日无。

                         寻见地

             深秋红叶晚萧萧,案头有兴读板桥。

             八分竹里寻见地,一波三折不折腰。

泻秋声

曲烟竹林细涓涓,凝思静观求画源。

古今写竹嫌不够,月影千个泻秋声。

竹容情致

种竹一庭清气怡,节高虚心珊瑚栉。

参差静翠生来廋,排云风烟情历历。

             出新颜

不附高枝屈攀沿,历来画竹巧手搏。

自有节气斗风寒,我却固执反求拙。

编筐织箩守本份,叶如散落错金刀。

影入画理出新颜,枯杆瘦硬贵神合。

   题诗直写画竹的思想意义,也表达画竹的审美价值,更显画理哲诗之奥意。选取一个非常独特的视觉,着力表现竹的作用,真是别开生面。那平平常常的竹,在满是碎石的路边、沟旁、石缝、山崖、山坡上,郁郁葱葱,随风摇摆,妩媚多姿。竹用处十分广泛,所谓“食者竹笋,居者竹瓦,载者竹篾,烧者竹薪,衣者竹皮,履者竹鞋”。因此国计民生不能离开它。自从擅长画竹子的文与可和苏东坡的故事流传之后,竹的旺盛的生命力,竹的博大胸怀,竹的顽强毅力,竹的铮铮傲骨,成为宋代以后诗人画家争相吟咏的对象。把竹子姿态挺秀,神韵潇洒,刚直有节,风雅宜人等品性推到极致,比拟为“清高绝俗”的化身。千百年来,诗画家都夸竹子脱俗,但竹子的功用从来无人细说,自古以来,竹子在人们的生产、文化及日常生活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可食用、医用,也可盖房、架桥、造纸,编造竹器,乐器,制作工艺品等,竹子的多种用途博得了人们的青睐和喜欢,给人们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无限的商机。这才是竹子值得歌颂的地方。出新颜一诗反映了传统文人画对墨竹品性的歌颂,赋予墨竹以新的含义,透辟入理,倾注了高寒贫困山区乌蒙之颠更多的平民意识和劳动者的感情,倾述了一位平民画家的心声及独特审美观念和对生活的热爱。

恭老之所自命斋号为“师竹斋”,语意所在:就是要立志将十万大山之野竹,做成扫帚,一扫天下之肮脏污浊,岂不快哉!

阮学红

00九年三月





中国画与数学的简单关联

在中国画里,同样也存在着大量的数学运用。其一,黄金分割率。它的方法是将某直线段分为两部分,使一部分的平方等于另一部分与全体之积,或使一部分对全体之比等于另一部分对这一部分之比。即:在直线段AB上以点C分割,使(AC)2CB×AB,或使ACABCBAC。实践证明,它的比值约为0.618110.618,被称为黄金分割率。黄金分割率最早是由古代希腊人发现的,直到十九世纪被欧洲人认为是最美、最谐调的比例,具有视角上的和谐美,故被广泛用于绘画等造型艺术中,成为一种美学原则。法国还产生了冠名为黄金分割画派的立体主义画家集团,专注于形体的比例。在实际运用中,黄金比多只采用近似值。最简单的方法是按照数列23581321……得出2335588131321等比值作为近似值。中国古代画家虽然未将这种美学原则上升到数学的高度,但也早已熟悉它的规律,如宗炳在《山水画序》中指出,眼与山只要有了相当的距离,按照比例来画就行了,“竖划三寸”,就有千仞之高;“横墨数尺”,即可体现百里之迥。

其二,几何学的运用。绘画作为一种造型艺术,对几何学的运用尤为重要。早在1523年,文艺复兴时期重要的数学家、匈牙利人丢勒在其数学专著《测量论》中,就曾对立体图形的平面图和正视图进行过广泛的数学论述,以至于这一数学分支现在成为“画法几何”。中国画的高度抽象,使它在构图之中,更加注重对几何学的运用。也许,在人类的精神结构中,还存在着一种潜科学,即精神几何学,如果存在的话,它将会是视觉艺术和听觉艺术的一个重要的理论支撑,特别是在视觉艺术中容易被图式化的部分,和音乐中具有高度精神附加值的形式创造之中。当然,那些具有物体运动特点或三维静态特点的视觉艺术,也将纳入它的框架内。精神几何学不仅应该是精神虚拟空间中的几何分割,还应该存在着这种分割空间的内在运动,即挪移、幻化和随机生灭。而回到我们熟知的现实,众所周知,人们都习惯于将时间和空间想象成牛顿世界里的“绝对时空”。在牛顿看来,空间是绝对的,是永恒的存在,是一个个静止的空格,尽管空间里可能放置着物体,或有物体在其间运动,都不足以改变所属的空间。在这种孤立而平实的空间里,经典几何学已经够用了,譬如我们熟知的两点间最短的线型空间是直线,再如空间内任意三角形的内角之和均为180度。正因如此,有人指称我们熟知的这种空间是欧几里得空间。值得注意的是,欧几里得空间观念曾经在中世纪和更早些的绘画中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在那些人类理性的发蒙发育阶段,凭借这种可感可量的形而上学知识,当时的画家们创造了富有“永恒”形式意味和静态美的绘画。我坚信,既便到了当下的“动感时代”,在我们已经学会用普遍的运动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相对论去看待一切的今天,经典几何学的精义及其运算法则仍将作为人类理性的重要部分指导现代的视觉艺术创造。当然,由于新观念的拉动,传统的几何学必然要升级为广泛的直觉方式和模糊的力的视觉运算。应该说,几何学比形式逻辑更切近艺术的具体问题。康定斯基曾说:“众所周知,在任何一个艺术时期,三角形都是画面构成的基础。这里的三角形,大多是等边三角形。为此数量亦即三角形的纯粹抽象性要素,是至关重要的角色。就像如今一样,追究抽象性关系时,数量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数式像覆雪的山顶一样寒冷。作为最高的合法则性,它又像大理石一般坚固。数式是冷彻坚固的,体现了普遍的必然性。”

正如前面所提及的精神几何学,也仅是与之相关的一种假说。同样的,牛顿认为,时间也是绝对的。时间一直在不停地逝去,与物体的存在和运动毫无关系。但是,在今天,我们已无法想象一个物体存在于空间而不占据一段时间,或者一个物体存在于一段时间但不占据某一空间;我们甚至不能想象,作为时间艺术的音乐的所谓“无空间形态”,和作为空间艺术的绘画的“纯空间存在”。在当今,崇尚“一切存在皆运动”的人们,已经学会观察艺术的“过程”,体验那种神奇的动感状态。尤其是在中国画中,所有线型的运动及其过程,连同它的数学性质都有理由成为新的视点或增长点。

其三,中国画在数学运用上,最为频繁的,还是体现在对偶性法则上,即二元性的对立统一。中国画的创造具有一套完备的二元对偶范畴,其中有许多是直接袭用了中国传统哲学体系中的对偶范畴的。其实,这同样也是被数学所描述的一种现象。也就是说,这些现象的最终形式无非也是数值关系的消长。本来,“一”最简单,又最复杂。“一”是始,是元,也是全;“一”的简单容易理解,但真正的复杂性是其整体内涵上的所谓“大一统”、“小而全”。一方面,“一”是可与任何数值结合或者相加减的最小自然整数。一加二等于三,一使二变成奇数;一加三等于四,一又使三重新变为偶数。“一”便具有这样无穷无尽的使变性,孕育着多种可能和性质。另一方面,“一”所具有的整一性又似乎比可变性更重要,尤其是对于结果来说更是如此。一幅中国画的最佳效果便应该是“一统的”,是“一画的”,而一个中国画家也应当有所坚守,“一以贯之”。不过,话又说回来,没有多样化、多方位、多重性的客观形式,“统一”或“一统”又从何谈起?因此,要获得丰富性,就要为之设置必要的形式对抗来充当“一统”所必需的内容,这就是“二”,即二元对立、二元对偶的重要性。从另一角度来说,所谓“一生二”,“二”正是从“一”这个万物的本原之中所直接导致出来的不定性和丰富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二”本身就具有丰富的内涵。它不单是最小偶数和序数,也可表述为“双”、“两”、“再”等,它的内涵包括了“阴阳”和“对偶”。阴阳观是古代中国哲学的矛盾论范畴,如泰——否,损——益,生——死等概念的组合。阴阳与对偶在本质上是理趣相同的,都可在数值的消长中形成结构性对抗和形式转化,也都是数值的形式设置。而阴阳之谓,是哲学命题,对偶范畴则主要是美学运用,它既可具体到轻重、浓淡、疾徐等技术上的把握,也可以延伸到虚实、道技、文质等形而上的领域之中。

这里,我们必须强调的是,设置二元对立范畴并不是为了分裂整体,恰恰是为了整体自身,是利用它们制造内在的张力形式,求得一种运动的平衡及和谐。这点颇似一个物理学的命题——能量的转换和守恒。物理学家们认为这同样是一种美。亚里士多德曾阐述过自然界中一和多的统一,莱布尼兹则进一步发挥亚里士多德“隐得来希”这一神秘的概念,把它解释为“有机自然整体的动力”,他还提出了类和样态多样性的整合方法。我们应当承认,对偶序列的设置是一种人类理性的自觉,是理性化的产物,而宇宙中各种形态都包藏着无数的二元对立,包孕了可以任意分割的各种对偶形式。也就是说,它既像建筑那样有着明确的数列对偶,又像数的复杂运算被推至混沌级,但混沌最终会向自然组织回归。我们之所以能够在数理的无所不在的影响下,仍有足够信心去守望艺术的丰富性和精神创造的不确定性快感,是因为我们已经感觉到,宇宙中的每一部分其实都在自身中包含着整体,每个单元也都包含无限繁多。整体以某种方式进入部分,并通过部分表现自己,正如莱布尼兹用他的哲学术语表述的那样:“单子表象着宇宙。”

我在花鸟画作及练习中的速写,课徒稿、构图形式、创作思维,经商理念,为人处事,无不一自觉或不自觉地体现,流露出中国画与数学的简单关联。

 正如像期设制的三足鼎立意象图形及名片,就采用了黄金分割率。又在早期悟出的经商理念,用了等边三角形(我所处的位置是三条中心线垂直线的交点,再加一个     反复循环的过程,那为人处事也是如此。奉公守法,安份守纪,行得正,坐得稳。

早在一九七九年(专业归队那一年,就悟出了花鸟画条幅的构图法则)也正是应用了不等边(特别是钝角)三角形的偏斜而又稳定的道理,应用了这不平衡的优势特长,从不平衡中求到平衡(相对)的。又在三足鼎立里那恣意纵横范畴还隐藏着一种“骈七八”的理念。而这个恣意纵横“骈七八”的出现无不正是一套完备的二元对偶范畴,中国的成语丰富多彩,如:七上八下、乱七八糟、七拼八凑、七零八落、七嘴八舌、七出八进。均为二元对偶的一些成语确涵盖着一种动静平衡之美意。奇偶对立统一之美,类似这种实例胜不可举,在绘画中取得一些进展,形成自家式样,细细想来不外乎有关这些数学的简单关联的指导及使用,一个画家之聪明、勤奋、要达到成功,自成一派有自己的个性风格,不是刻意所能追求到的,而是要在生活、学习、艺术实践、艺术创作中把这些学科、看似不相关而简单,又是不能脱离的数学的简单关联,自然结合进去得以充实、完善,失去它。自然就失去了理性,没有理性的作品是不会有赏心悦目之感、喜闻乐见之需。

00九年三月  


马上建站